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试棺

试棺

时间:2021-04-27 作者:未详 点击:次

  肖老汉年近六十,仍然相貌堂堂,精神健旺。老伴几年前去世以后,他孤身一人没事做,就重操旧业,干起了木匠活,给人打家具。
  
  这天,村里的倪寡妇上门,要肖老汉去她家打家具。肖老汉犯了难,这倪寡妇无儿无女,一个人单过,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平日里肖老汉见了她都躲着走,现在要去她家里打家具,能不犯难吗?何况她要把家里的家具全部换新的,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干完的活儿。
  
  倪寡妇看肖老汉支支吾吾,有点不高兴:“咋了?大哥,你一个大活人,我能吃了你?再说,每天给你两百块钱工钱,外带三顿饭,顿顿有女儿红,这总行了吧?”
  
  肖老汉最好喝一口,尤爱女儿红,当即就咽了口水,他咬咬牙,心想身正不怕影子斜,点头答应了。
  
  等到了倪寡妇家,肖老汉见倪寡妇准备的是香椿木,就有点犹豫。这香椿木俗称降龙木,是打家具的上好木材,只是木质硬,易裂,手艺再好的木匠師傅遇到香椿木也发怵。可来都来了,肖老汉只好硬着头皮对倪寡妇说:“大妹子,这香椿木不好伺候,得多容我些工夫。你千万别以为我是磨洋工,耍滑头,想多挣你的钱。”
  
  倪寡妇笑了笑说:“没事,你由着你的性子做就好,做到啥时候都行。只要你这‘君子’有时间,我也得舍了老命陪不是?”俩人这口头协议算是订下了。
  
  肖老汉放下工具,开始眯起一只眼,一根根地瞅那些木头。这叫“相木”,是给木头相面,看看它们适合打什么家具,如何下手,下手后加工成什么样。磨刀不误砍柴工,等相好了木,再下手不迟。
  
  那边厢,倪寡妇已经泡好了茶,还端出来两盘小点心。
  
  肖老汉平日粗茶淡饭惯了,感觉受宠若惊。中午吃饭,果然像之前说好的一样,有上好的女儿红,只是肖老汉下午还要干活,他不敢贪杯,担心一旦嘴上管不住,出了洋相,被倪寡妇笑话。
  
  眨眼到了傍晚,肖老汉说啥也不在倪寡妇家吃晚饭。倪寡妇心知肚明,白天还好说,天一黑,这孤男寡女的,虽说俩人都快六十岁了,可也经不住别人说闲话。她劝了几句,见肖老汉执意要走,只好拿起一瓶女儿红塞到了肖老汉手里。
  
  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这边肖老汉手上出细活,那边倪寡妇也是个细心人,中午的饭菜也越发精细,越发有营养,而且变着花样来,天天不重样,女儿红更是管够,由着肖老汉的性子喝。
  
  人怕人敬,俩人这一互敬,就感觉时间过得有点快。这天,倪寡妇的家具全打好了,肖老汉又给她做了一个舀水用的木舀子,甚至还给她削了一根上好的拐杖,意思是,等她走不动的时候好用。
  
  这些都打过之后,肖老汉感觉心里空落落的,耷拉着眼皮,恋恋不舍地对倪寡妇说:“大妹子,这家具可一应俱全了,再也没啥可打了。明天我就不来了。”
  
  倪寡妇略一沉吟:“还有一件没打呢,就怕你不给打。”
  
  “啊?这世上还真没有我老汉不能打的家具。说吧,是啥东西?”
  
  “棺材!既然拐杖都做了,身后事也要靠大哥您了。”
  
  一听要打棺材,肖老汉摇了头:“这事不吉利,不打。”
  
  倪寡妇来了倔脾气,对肖老汉说:“棺材,棺材,升官发财,怎么就不吉利呢?我给钱,你出工,你打就是了。不会是你手艺不精,打不来吧?”
  
  肖老汉知道倪寡妇这是激将法,其实他也舍不得走,这段时间被倪寡妇好酒好菜伺候舒服了,也想多享受几天,就点头同意了。
  
  不过再干活时,肖老汉手上就慢了不少,有了磨洋工的倾向。倪寡妇也不管他,还是天天好酒好菜伺候着。
  
  这天,倪寡妇从外面买菜回来,一脸愁容地对肖老汉说:“今天听人说,用了香椿木就要‘试棺’,我也不懂,你说这可怎么办呢?我一看到这棺材啊,心里就发怵。”
  
  倪寡妇说的“试棺”,是棺材打好后,将来给哪个人用,这个人就要先到棺材里躺一躺,给棺材点活人气。一般情况下是没这个环节的,可是当地有个说法,因为香椿木跟树中之王臭椿树长相差不多,是兄弟树,也算是树中“亚王”了,倪寡妇又是个寡妇,如果事先没有活人试棺,将来怕压不住它,所以棺材打好后,一定要试棺。
  
  试棺的事,肖老汉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倪寡妇不敢试。现在棺材眼看就要打好了,再重起炉灶就太浪费了,他告诉倪寡妇,用香椿木为主家打了棺材,如果主家因为种种原因不能试棺,只好由打棺人代为试棺,只是这试棺代价大,需要打棺人在棺材里睡一夜,其间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出来,而且主家要给试棺人支付高额费用。
  
  倪寡妇一听,高兴了起来:“大哥,给多少钱都行,只要你肯替我试这棺。”
  
  肖老汉大度地说:“只要你不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什么钱不钱的!只是这事我这个试棺人不能白干,不然对你我俩人都不好,你就象征性地看着意思意思就行了。”
  
  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当天晚上,肖老汉就睡在了不上盖的棺材里,棺材放在倪寡妇家的院子里。倪寡妇过意不去,执意坐在一边陪他说话解闷,弄得肖老汉紧张得不行,加之棺材里空间小,没多长时间,肖老汉就出了一身大汗。
  
  肖老汉紧张得在棺材里一句话也说不出,倪寡妇一个人自说自话,少个对火的,就感觉有点索然无味,后来终于没话说,住了声。就这样,俩人一个躺在棺材里,一个在外面干坐着,场面就有点尴尬。
  
  就在这时,天上突然响起了几声惊雷。六月的天,孩子的脸,雨说来就来了,把倪寡妇淋了个措手不及。想到肖老汉躺在棺材里不能出来,倪寡妇赶紧跑回屋拿来一块大塑料布,直接盖在了棺材上,这样肖老汉和她的新棺材,才不至于被雨淋着。
  
  可是倪寡妇跑回屋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总不能让肖老汉一个人躺在棺材里淋雨吧?虽说上面盖着塑料布,可时间一长,气温下降,他一个人躺在里面,也怪冷的。
  
  倪寡妇抿嘴想了想,两片红晕忽然透出了脸颊,她一咬牙,在头上顶了件褂子,冲进了雨里。她三步两步来到棺材前,掀起塑料布,一脚就跨进了棺材:“肖大哥,我来陪陪你,这么大的雨,让你一个人躺在这儿,真是过意不去。”
  
  肖老汉显然吓了一跳,想出去躲,可是倪寡妇已经顺势躺下了,还顺手把塑料布扯过来,盖在了棺材顶上。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肖老汉只感觉挨着倪寡妇的半边身子瞬间就麻了,哪里还动得了半分?
  
  这事过去没几天,肖老汉和倪寡妇就悄悄去扯了证。接着,肖老汉搬到了倪寡妇那边儿住。俗话说少年夫妻老年伴,婚后,俩人相伴相乐,其乐融融。
  
  婚后没几天,倪老汉瞅着院子里那口棺材说:“老太婆,你说现在都实行新殡葬了,不起坟,也不用大棺了,人走了,一个几寸见方的小盒子就够了,这东西浪费了。”
  
  “老头子,这事你不是比我知道得还早?当初让你打,你就打啊!怎么不拦着我?浪费也是你一手造成的,与我老婆子可没啥关系。”现在已经不是寡妇的倪寡妇一脸幸福,笑滋滋地瞅着身边的肖老汉。
  
  肖老汉看了眼一脸坏笑的老伴,也不由自主地“嘿嘿”乐了。

网站地图 好彩客游戏 好彩客注册 kk票客户端下载
申博娱乐代理 申博娱乐软件下载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菲律宾太阳城
www.66nsb.com 万博娱乐快速充值中心 菲律宾国际游戏直营网 华夏彩票时时彩
亿元彩票网址 好日子彩票游戏 好彩票手机客户端 好彩客app下载
亿元彩票游戏 kk彩票平台登录 赛马会彩票官方网 kk彩票平台登录
818XTD.COM 8ZQS.COM 616jbs.com 5TGP.COM 557XTD.COM
133TGP.COM 314SUN.COM XSB889.COM 657SUN.COM 8NCS.COM
33TGP.COM 175psb.com XSB345.COM 1116118.COM 236SUN.COM
2222XSB.COM 195PT.COM 885jbs.com 766BBIN.COM 588BBIN.COM